2020年1月6日 星期一

對《夏蟲不可語冰》的新體悟

《莊子。外篇。秋水第十七》:

井蛙不可以語於海者,拘於虛也;﹔夏蟲不可以語於冰者,篤於時也;曲士不可以語於道者,束於教也。

最近對此有新的體悟, 想了許久, 難以表達出來。只有個模糊的直覺, 似乎明白了什麼過去不明白的事, 也因此對莊子的智慧有了深一層體會

2020年1月1日 星期三

跨年

跨年鞭炮聲響起, 源源不絕。

在客廳看劇的老婆和在寫 blog 的我, 走向房間準備陪伴即將驚醒的兒子。

門縫開起, 順著微光見他抬起頭來。我們維持緩慢旳步伐, 在床邊坐下, 凝視著張大的雙眼。

兒子靜靜地趴著, 許久不出一聲, 一會兒看著我, 一會兒看著媽媽。

鞭炮聲絕響許久, 這才闔起雙眼, 維持著一樣姿勢,悄悄地入睡。

2019年12月9日 星期一

關於善良偉大的獨裁者

最近看到 Netflix 愛國者法案談到億萬富翁捐款背後的問題,還有和人聊到民主 vs. 善良偉大的獨裁者,有些啟發。

民識還未成熟, 民主不見得有好的表現, 此時, 善良偉大的獨裁者是否比民主更好? 讓我想到:

1. 羅爾斯說的無知之幕:

設想在「原初狀態」下的一方,他們對自己所擁有的技能、品味、和地位於當社會的情況一概不知。而於此狀況下讓他們對權力、地位、和社會資源通過一定的原則分配予諸人。比如說,一個假定的奴隸制社會當中有50%的奴隸,於是做「無知之幕」思想實驗的人們將會基於「進入這個社會的50%的人將會是奴隸」來做出選擇,而不會只去認爲自己是自由民。正如羅爾斯寫道「…這一點保證了任何人都不會在選擇原則時由於天然機會的結果或社會環境中的偶然事件而有利或不利。」這個概念是為了在分配社會合作的原則正義與否時抹除一己之私,或是自我階層的私利而創造的。

2. 邱吉爾說的:「民主是很糟糕的政府型態,但比任何其它存在過的型態都來得好。」

( "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all the others." )

也就是說, 民主和保險有點像, 用來避免最壞的情況, 但不保證有最佳的情況

民識成熟需要很長的時間, 台灣才實行民主沒多久, 有可能再過個幾百年, 民主會變更成熟, 或是演化出比民主更好的制度

例如科技進步會帶來結構性的破壞, 以前覺得不可行的制度, 也許變得可行, 比方說像關鍵報告那樣或類似的系統搞不好會成真

2019年12月8日 星期日

民主雜感

以前聽到「民主不能當飯吃」, 覺得不容易反駁, 或是像蘋果橘子經濟學提到經濟學家的笑話: 經濟學家羞於被人知道去投票, 因為投票對個人的效用極低, 也覺得是事實

現在比較懂民主的效用。和打流感疫苗一樣, 民主是利他多於利己的行為, 當多數人不這麼作時, 就一起承擔後果。而民主比流感疫苗複雜的點在於, 民主不是投個票就結束, 還包含投票前的觀察和投票後的監督, 藉此不斷修正投票對象。可惜基本國民教育沒有落實教育理財規劃、民主這類重要知識, 出社會後, 更沒時間回頭打好這些基礎知識。

題外話, 和兒子一起成長的過程, 到是一個重新學習歷史、公民教育的機會, 到時也可以理解這三十多年來教育的演變。

要回答民主的用途, 要先理解法律 (=規則) 對生活的影響。

群眾一同生活需要團體規則, 想像和朋友們一起玩大富翁, 若朋友 A 自訂規則一開始就擁有黃金地段, 然後大家再開始玩。這種局面下很難翻盤。或是規定 A 走到你的地只需付 10% 過路費, 你走到 A 的地要付 1000% 過路費, 這遊戲要怎麼玩下去? 為避免大家翻盤不玩, 規則不會這麼極端, 但仍能維持有利於制定規則的玩家。

現今的社會其實和上面舉的大富翁例子沒差多少, 看看歷史了解那些不當取得財產的人後續發展, 還有現今的稅制。在這體制中人們不是習以為常沒查覺異樣, 就是明白不合理卻也無力更改。

換句話說, 有能力制定規則的人主宰了結果。當群眾範圍大到國家層級時, 法律就是規則, 並有絕對優勢的暴力強迫群眾遵守。需要有不斷修正規則的機會, 才能避免規則失衡, 而民主就是這個機會。

從民主能制衡「既得利益者制定損人利己規則」的角度來看, 雖然民主不能直接當飯吃, 卻是維穩生存的必要條件。

2019年11月3日 星期日

眼界

最近聽 Ray Dallo 的 Principles 和看江振誠的訪談, 發現同樣的觀點。

兩人都追求最佳的團隊, 不認同「領導」, 而著重團隊整體呼吸一致。他們優於團隊的能力不是像投資、廚藝這樣的專業技能, 而是視野。他們將自己的眼界傳達給團隊, 打造出能在他們要求文化下自主發揮的團隊。

想通這點後, 更能理解 格局/眼界 的影響, 還在模糊理解中, 似懂非懂, 看看如何運用在日常裡。

2019年5月24日 星期五

2019/05/24 雜記

1.
昨天拉肚子一整天, 發燒又發冷, 回家後直接倒到床上睡11h, 早上精神好多了。推測是牙齒快好了, 亂吃東西加上近日睡眠稍微不足, 導致的結果。什麼時候才會學乖別亂吃東西呢?

2.
平時做事累了, 休息時可以玩兒子; 生病休息時卻不行了。愛孫心切的阿公說是不是要帶他孫子回老家照顧, 遠離病原

3.
最近英文進步不少, 有需求更有動力練, 加上公司有排課找外藉老師幫忙練習, 效果不錯。聽 YouTube 影片明顯有進步, 但聽同事發言則是看情況 差別可能是 context 是否清楚。就像我們用中文討論時, 如果對方想的前提和你不同, 也會討論不清楚, 需要回頭討論前提, 才能回來討論 英文討論時, 我無法分辨是我 聽錯/漏聽/context 不同 導致溝通問題

4.
英文會話部份, 發音, 單字量, 句型都是問題, 現階段比較困擾的可能是句型? 等聽讀更順後, 要多花時間留意不錯的句型, 然後練習記下。回聲法看來是不錯的方法, 可同時克服這些問題, 只是練習起來很累, 只試過幾次, 還沒養成習慣

2018年9月7日 星期五

CloudMosa 近七年的心得

老婆說這裡怎麼都是廢文 (只是最近懶得寫,只剩 CR 記錄 ...),還有怕日後忘了一些事,在這記錄一下上份工作的一些體悟。

老闆時常說一些有意思的話,像是 startup 就要站在趨勢對立面才有機會,不然大公司都來作,小公司不用玩了。或是通才不是什麼都碰一些什麼都不熟,而是在需要的時候可以很快變那個領域的專才。不過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不是這些反直覺卻有道理的想法,而是在和公司大方向相近的前提下,讓大家作自己想作的事,而且他是玩真的。

從我入公司到離開,老闆對 UI 設計有一套他的想法,中途提過數次,後來甚至還有投影片說明。不過都讓做的人決定,然後做的人都沒有買單....,所以從來沒有實現過。我想老闆是真心相信只有讓做的人做他認同且想作的事,才能真的做好事情。他只要踢除和公司文化不合的人即可,剩下的讓大家自由發揮,偶而提提他希望作的事 (或多次加重呼籲,或找特定人個別論述),讓大家自行決定。要做到這點有許多前提,總之,在 CloudMosa 這特殊的環境下,老闆一直堅守此點。

CTO 並沒有什麼專長,和我過去認識的高手們相比,實在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但他可以做出很多我之前沒想過可以做到的事。即使在我工作多年實力提升後,現在覺得我應該可以做到一樣的事,但我沒辦法這麼快做好。除了基本功和清楚的邏輯思維外,最重要的是執行力,外加體力。讓我親身體會到執行力的重要性。還有我體力太廢了,若想更進一步提升自己的實力,天生體質不佳,需要後天多些鍛練才行。不過在那之前,我更需要提升執行力。

綜合來看,老闆和 CTO 抓大放小都做得很到位,這也是我要加強的點,有些必要之惡就得日後處理,前期討論只是拖慢效率。

公司在僱人時很看重公司文化,重點是要會自己找事作,還有認同公司少數的「規範」,像是「做的人最大」。所以溝通有歧意時,就讓主要做的人發揮。在這樣的文化下,真的不怎麼需要管理,副作用是溝通相對算少,畢竟發言影響有限,多做點事比較實在。除非是很重要的議題,才會多些討論。這點是好是壞,偏個人喜好。每個人綜合重要和有趣的判斷不同,所以有些人可能會做你覺得不重要的事,或你做的是別人覺得不重要的事,互相無法干擾。平時大家各做各的,有重要大專案時,自然會有人起頭,等架構好了,中後期會有人自然的加入,不會閒置人力。

大家都當作泛用型開發者來用,就像 OS 配備多核心 CPU 一樣,人少就是少了幾核 CPU,跑得慢一點,或要減少要做的事,但不會有無法運作的問題。對個人來說,原本專長是寫前端的可以去寫後端,原本寫後端的可以推廣 UI framework。大家視專案吃緊程度和個人喜好可以跳做不同的事 (只要你覺得站得住腳)。這種環境下讓我達成單兵使用「Python, C++, Java, Objective C 四種語言完成一個功能」的成就 (Python + TDD 寫某個新 server、C++ 寫共用程式、Java / Objective C 寫 client 的 UI),難能可貴的經驗。

公司成員平均能力很強的時候,溝通成本會變低。因為大家寫的東西品質高,容易預測程式行為,用起來可以少擔心許多事。需要修改時自行看程式可以抓到七八成 (程式裡最重要的是要註明目的、原因和保留測資),多數情況不需問原作者就能直接改。大家時常交互改不同部份,不太會有某人太忙而有某塊功能無法修改的問題。

還有許多特別的事,有想到再來補,也許換工作後體會會更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