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3日 星期日

眼界

最近聽 Ray Dallo 的 Principles 和看江振誠的訪談, 發現同樣的觀點。

兩人都追求最佳的團隊, 不認同「領導」, 而著重團隊整體呼吸一致。他們優於團隊的能力不是像投資、廚藝這樣的專業技能, 而是視野。他們將自己的眼界傳達給團隊, 打造出能在他們要求文化下自主發揮的團隊。

想通這點後, 更能理解 格局/眼界 的影響, 還在模糊理解中, 似懂非懂, 看看如何運用在日常裡。

2019年5月24日 星期五

2019/05/24 雜記

1.
昨天拉肚子一整天, 發燒又發冷, 回家後直接倒到床上睡11h, 早上精神好多了。推測是牙齒快好了, 亂吃東西加上近日睡眠稍微不足, 導致的結果。什麼時候才會學乖別亂吃東西呢?

2.
平時做事累了, 休息時可以玩兒子; 生病休息時卻不行了。愛孫心切的阿公說是不是要帶他孫子回老家照顧, 遠離病原

3.
最近英文進步不少, 有需求更有動力練, 加上公司有排課找外藉老師幫忙練習, 效果不錯。聽 YouTube 影片明顯有進步, 但聽同事發言則是看情況 差別可能是 context 是否清楚。就像我們用中文討論時, 如果對方想的前提和你不同, 也會討論不清楚, 需要回頭討論前提, 才能回來討論 英文討論時, 我無法分辨是我 聽錯/漏聽/context 不同 導致溝通問題

4.
英文會話部份, 發音, 單字量, 句型都是問題, 現階段比較困擾的可能是句型? 等聽讀更順後, 要多花時間留意不錯的句型, 然後練習記下。回聲法看來是不錯的方法, 可同時克服這些問題, 只是練習起來很累, 只試過幾次, 還沒養成習慣

2018年9月7日 星期五

CloudMosa 近七年的心得

老婆說這裡怎麼都是廢文 (只是最近懶得寫,只剩 CR 記錄 ...),還有怕日後忘了一些事,在這記錄一下上份工作的一些體悟。

老闆時常說一些有意思的話,像是 startup 就要站在趨勢對立面才有機會,不然大公司都來作,小公司不用玩了。或是通才不是什麼都碰一些什麼都不熟,而是在需要的時候可以很快變那個領域的專才。不過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不是這些反直覺卻有道理的想法,而是在和公司大方向相近的前提下,讓大家作自己想作的事,而且他是玩真的。

從我入公司到離開,老闆對 UI 設計有一套他的想法,中途提過數次,後來甚至還有投影片說明。不過都讓做的人決定,然後做的人都沒有買單....,所以從來沒有實現過。我想老闆是真心相信只有讓做的人做他認同且想作的事,才能真的做好事情。他只要踢除和公司文化不合的人即可,剩下的讓大家自由發揮,偶而提提他希望作的事 (或多次加重呼籲,或找特定人個別論述),讓大家自行決定。要做到這點有許多前提,總之,在 CloudMosa 這特殊的環境下,老闆一直堅守此點。

CTO 並沒有什麼專長,和我過去認識的高手們相比,實在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但他可以做出很多我之前沒想過可以做到的事。即使在我工作多年實力提升後,現在覺得我應該可以做到一樣的事,但我沒辦法這麼快做好。除了基本功和清楚的邏輯思維外,最重要的是執行力,外加體力。讓我親身體會到執行力的重要性。還有我體力太廢了,若想更進一步提升自己的實力,天生體質不佳,需要後天多些鍛練才行。不過在那之前,我更需要提升執行力。

綜合來看,老闆和 CTO 抓大放小都做得很到位,這也是我要加強的點,有些必要之惡就得日後處理,前期討論只是拖慢效率。

公司在僱人時很看重公司文化,重點是要會自己找事作,還有認同公司少數的「規範」,像是「做的人最大」。所以溝通有歧意時,就讓主要做的人發揮。在這樣的文化下,真的不怎麼需要管理,副作用是溝通相對算少,畢竟發言影響有限,多做點事比較實在。除非是很重要的議題,才會多些討論。這點是好是壞,偏個人喜好。每個人綜合重要和有趣的判斷不同,所以有些人可能會做你覺得不重要的事,或你做的是別人覺得不重要的事,互相無法干擾。平時大家各做各的,有重要大專案時,自然會有人起頭,等架構好了,中後期會有人自然的加入,不會閒置人力。

大家都當作泛用型開發者來用,就像 OS 配備多核心 CPU 一樣,人少就是少了幾核 CPU,跑得慢一點,或要減少要做的事,但不會有無法運作的問題。對個人來說,原本專長是寫前端的可以去寫後端,原本寫後端的可以推廣 UI framework。大家視專案吃緊程度和個人喜好可以跳做不同的事 (只要你覺得站得住腳)。這種環境下讓我達成單兵使用「Python, C++, Java, Objective C 四種語言完成一個功能」的成就 (Python + TDD 寫某個新 server、C++ 寫共用程式、Java / Objective C 寫 client 的 UI),難能可貴的經驗。

公司成員平均能力很強的時候,溝通成本會變低。因為大家寫的東西品質高,容易預測程式行為,用起來可以少擔心許多事。需要修改時自行看程式可以抓到七八成 (程式裡最重要的是要註明目的、原因和保留測資),多數情況不需問原作者就能直接改。大家時常交互改不同部份,不太會有某人太忙而有某塊功能無法修改的問題。

還有許多特別的事,有想到再來補,也許換工作後體會會更深吧。

2018年7月5日 星期四

先 google? 先讀 code?

記得大一的目標是要盡量讀原文資料, 費了一番工夫才習慣先查英文資料。 後來習慣用英文關鍵字, 有時用中文還要想關鍵字是什麼, 就變成自然地查英文了。

工作以後做的事愈來愈複雜, 遇到問題先 google, 實在找不到答案時只好硬著頭皮讀 code。 不知不覺已變成先讀 code, 然後再 google 看到的某些關鍵字。 讀 code 讀習慣後, 有時判斷可以 google 到的東西, 還是直接讀 code 比較順, 省得試不同關鍵字搜尋碰手氣。

這樣的轉變滿妙的, 多年前未曾想過會有這樣的轉變。

2018年4月26日 星期四

Clash Royale : 4/0/11/13 打上 5200

簡單記錄一下。

三月底時用 4.3 三槍打上 5200,牌等是礦工4、三槍槌11、大亡靈哥軍13、雪人10、小電12、水罐9。牌等到,盃數自然就到啦。三月底太早開始衝,差最後一場卻打了43場才衝上去 ...

四月底等級差不多,水罐升10,賽季長,加上官方連續辦了 Gold Rush 和 Gem Rush,刺激更多人打天梯,還算休閒的打,也上5200了,用石頭三槍偶像套 (雪人,礦工 -> 石頭,蝙蝠) 和4.3三槍交錯打,中途一度到5379,不過沒保留到賽季結束。

6/4更新

五月底打到5280,這次就不再繼續打,保留萬名內的名次到賽季結束,留個紀念。這遊戲差不多就這樣吧。是個好遊戲,可惜配對對手的機制讓人生厭。COC 這方面就作得不錯。

2018年1月30日 星期二

Clash Royal:3/0/10(11)/12 (13) 打上4900大師聯盟賽1

前幾天攻城槌升到滿級, 開始放鬆打, 沒刻意衝盃。從4611開始意外地10連勝, 雖然是第四次打上來, 不過是打得最輕鬆的一次。一方面是等級夠了, 另一方面系統比較少配剋制的牌給我, 4/10 場有火球, 兩場滿等火球, 一場火球+旋風 (也是滿等火球)。

因為雪人等級不夠, 改帶冰精靈; 還有天梯箭雨旋風太多, 改帶小亡靈, 所以變成這個牌。另外礦工雖然集滿了, 但沒錢升級, 幸好這回沒遇到太多礦工不夠坦的問題。

2018-02-02 更新

後來礦工升到4, 打上5000盃, 而且還是打贏全滿級的對手, 值得紀念一下。

2017年12月1日 星期五

Clash Royal:3/0/10/12 (13) 打上4900大師聯盟賽1

七月的時候用 0/0/9/12 打上 4900,八月的時候攻城槌升到10又打上去一次。再之後變得更難打,大環境升牌的速度太快,九月三槍升10也打不上去,十月的時候小電升到12級、水罐9級,但更難打,到4600+ 野豬幾乎都配13級小電,可以秒掉12級哥布林大軍,非常難守。

這個月鐵了心將哥布林大軍升到13級,然後換另一套卡等略低,但更靈活的三槍槌,總算是又打到4900了,最後幾場滿多是處於劣勢再逆轉回來。

最後一場和倒數第二場的replay,當時是全神慣住,不斷地算牌和猜牌,兩場都成功地抓到空隙一波打進去,逆轉劣勢。